2 接到李宗盛的电话,不敢相信是真的


可以有一个不必配合练团室营业时间的地方还是自由的多,我们就这样五个男孩子老是挤在里头拿着乐器制造一点自己可能也不晓得未来会变成什么的噪音。有时候怪兽的吉他柄会打到鼓的铜钹,有时候我的贝司会撞到阿信的肚子,有时候我的头可能也会被太投入的石头给撞到。那真的很挤,但是那绝对有趣,至少我们解决了想要练团时却可能无处可去的问题。

  1997年一天的下午玛莎逃了课,带着乐队的DEMO带,开车从新庄的辅大到大直的实践去载还在上课准备点完名后就要逃课的阿信。等阿信逃了课后,两人就开着玛莎那台随时可能解体的小白车准备前往唱片公司。两人第一家拜访的就是滚石唱片,那时候他们循着录音带背面所写的地址找到了光复南路(后来才知道我们误打误撞的找到了李宗盛大哥所在的滚石的总公司,而发行唱片的部门其实是在南港)。

  两个人战战兢兢地坐了电梯到了滚石的门口,在门口的小姐很可爱地微笑着跟我们问:请问有什么事吗?两人毕恭毕敬地把自己的DEMO送上,还不忘叮嘱:“一定要听啊!”巧的是,事务繁忙的李宗盛刚好那天有心情听了这张DEMO,并且觉得这个年轻乐队蛮有趣,于是就打电话给他们。“当时我们接到电话的时候都呆住了,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阿信说,他引荐我们进入了滚石,在很多方面也给了我们很多的建议和帮助,但建议和帮助大多都是宏观的,至于我们的音乐怎么做,他完全放手不管。我们曾经说,大哥我们这张唱片不知道怎么做,你要不要给我们找个制作人。大哥的意思是:如果一个乐队不能自己创作,自己制作的话,那就称不上一个真正的乐队。

  只有一次他真的给了我们音乐上的意见,那就是我们第一张唱片录完的时候,他跟我们说:“其实人是永远长不大的,有些喜怒哀乐从小到现在都是不会改变的。”讲完这个话他就没有再多说什么。当时我们没有明白他为什么要在那个时候跟我们讲这个话,但后来隔了很久之后,我们才明白,他提醒我们的是:做音乐求的不是越来越进步。

  我们常常听到有人说“谁谁的音乐比以前有进步”,但我觉得做音乐不是技术的竞争,而是要在技术纯熟以后,让你的东西更能直接地去感动人。音乐的外貌或有不同,但它的内核都是相同的。就好像我们现在还会去听披头士的音乐,那些音乐还能感动我们。”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

WordPress.com

WordPress.com is the best place for your personal blog or business site.

%d bloggers like this: